天青色-河山踏遍,双king并肩

今天你跪下了,明天你还站得起来吗?
旗帜鲜明轮回粉,大本命周周,小本命翔翔,博爱霸图蓝雨雷霆百花虚空烟雨包子柔柔,排名分先后,嗯,没有就是没有。
所有评论类文字都开放站内转载授权。
一叶之秋是逆鳞,别踩,会炸。
WIFI头顶OPPO霸霸

【周叶】竹妖


*给千水水的生贺,千水水生日快乐~ @拼命活着 

*他们属于彼此,只有ooc属于我





(一)

叶修是个捉妖师。

尽管从未有人请他下山除妖,他倒也乐得自在。

在半山腰上辟间竹屋,门前满栽鲜花,屋后种几棵豆蔓,每日里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日子也就这样慢慢打发着。

(二)

是日天气晴好。

叶修坐在院子里劈柴,他身后坐着个青年公子,正撑着一把竹骨伞替他遮阳,不时拈着袖子替他擦一擦额上的汗水。

那青年公子生得极俊秀,眉目如画,只是寡言得很。在叶修记忆里,他是时时跟在身边的,但要说自何时起,叶修却自己也说不大明白。

说来叶修也不算真识得他,只是知道这青年名叫周泽楷。他屋后守着一大片竹林,想来多半便是林中的竹妖,不过竹妖不怕日光,叶修猜想周泽楷是把本体变成了他撑着的伞,可惜始终没机会证实。

大小精怪叶修见的多了,小小一只竹妖倒还不放在眼里,初时便不大肯搭理周泽楷,但见他日日粘着,久而久之,也就随他去了,偶然寻他不着,竟还有些不自在。

(三)

转眼又逢初十,山脚下的集市热热闹闹地操办起来,这样的热闹,叶修一向是不肯错过的。

虽是阴天,周泽楷仍然撑着他那把油纸伞跟在叶修身边亦步亦趋。

叶修心里透亮,猜到周泽楷是少年心性,巴巴地想着集市上的热闹,又拉不下面子央叶修同去,因而寻了个替他撑伞的借口罢了。

他也不点破,只是一路握着周泽楷撑伞的手,将集市前前后后热闹的地方逛了个遍。

――凡人既是看不见他们这些鬼魅精怪,让人见到一把伞自己飘在半空中,总是不大好。

(四)

集市口卖瓜的王婶子最喜欢替人做媒。

“隔壁老贾头家的闺女这些天出落得很水灵了……”王婶刚起了话头,叶修已经连珠炮似的列举出一长串理由去堵王婶的嘴,约略都是些差使忙碌不解风情之类的借口。

王婶倒是好涵养,被叶修这一顿抢白,仍旧面不改色地继续谈婚事。

直到周泽楷也听得厌烦,在旁低声附议“不娶亲”时,早已说得口干舌燥的王婶才扭着腰身不情不愿地告辞,临走前眼神间写满了“小公子莫不是身有隐疾”的狐疑。

叶修浑不以为意,倾身到周泽楷耳边嘀咕:“这王婶好像是个斜眼儿。”

周泽楷:“……”

(五)

隔日清晨。

“最后一碗。”周泽楷看着叶修仰首喝干碗里最后一点甜羹,起身拾掇桌上的碗筷。

叶修顿时面露喜色,又强行忍住,五官都有些扭曲:“你打算换个花样了?”

算来叶修已喝了近三个月的甜羹了。周泽楷炖的甜羹,总有一股淡淡的腥气,叶修一向不大喜欢,只是每每看到周泽楷失落的神色,总是不忍拒绝,一来二去,竟一直喝到了此日。骤然听说周泽楷要换新花样,叶修很有些心花怒放。

“以后都不必再喝。”

周泽楷语气淡淡,叶修便有些心虚,自觉方才对答恐怕是伤了这小竹妖的心,待要想个法子来哄一哄他,周泽楷却已捧着一摞碗筷出了屋门。

(六)

第二日果然不再有甜羹。

叶修起身时已日上三竿,桌上空空荡荡,连碗都没有一只,周泽楷也不知去向。

在竹屋前后找了半晌,叶修总觉得周泽楷就在自己身边,却无论如何也找他不到。阔别许久的阳光洒在身上,暖融融的很是舒服,叶修忍不住抻长了身子伸一个懒腰,想到周泽楷也许就躲在某处看他四处找寻,又有些忿忿然:

“今晚你倒不妨饿着肚子睡睡地板去。”

(七)

叶修终究不知道,与他半吊子的修行不同,周泽楷确然是个捉妖师。

九九八十一日,取心头血日日供奉,可逆天改命,阴阳颠倒,有生鬼魂,肉白骨之能。

施术者,魂飞魄散,灰飞烟灭。

 

 

 

-END-


评论 ( 6 )
热度 ( 44 )
  1. 千水不是水天青色-河山踏遍,双king并肩 转载了此文字
    谢谢天青!!!意外之喜!!!

© 天青色-河山踏遍,双king并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