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青色-河山踏遍,双king并肩

今天你跪下了,明天你还站得起来吗?
旗帜鲜明轮回粉,大本命周周,小本命翔翔,博爱霸图蓝雨雷霆百花虚空烟雨包子柔柔,排名分先后,嗯,没有就是没有。
所有评论类文字都开放站内转载授权。
一叶之秋是逆鳞,别踩,会炸。
WIFI头顶OPPO霸霸

秋毫末处珍珑局

       —— 记楼诚在76号站稳脚跟的神来之笔

前情:
        南田收买阿诚向她透露明楼的动向,并向汪曼春透露此事,借此试探楼诚关系,间接离间楼诚,拉拢阿诚。

酒会始末:
       (阿诚给汪曼春送“明楼挑的”项链,恭维汪曼春)
       (汪曼春言语间对大姐颇多不敬,阿诚顶撞汪曼春,明楼进门呵斥阿诚,要求阿诚向汪曼春道歉,阿诚被迫道歉,之后退场
        明楼和汪曼春调情,就效忠于谁的问题作哑谜式探讨,试探向交锋。
        汪:你效忠谁?
        楼:权力。
        汪:师哥可比以前贪心了呢……别贪多嚼不烂。你也不想想,现在的世界一片焦土,我们能逃过战争的劫数吗?
        楼:不知道。
        汪:那就今朝有酒今朝醉吧……(举杯)
         (明楼和汪曼春气氛正好,一声脆响,明楼扑倒汪曼春拔枪指门外,发现是一个小孩,阿诚赶来,带走小孩)
        汪:草木皆兵。(调笑)
        楼:威胁无处不在啊……(相视一笑)
        (汪曼春透露南田收买阿诚,明楼表现出不知,因为汪曼春所言而对阿诚不悦,连带甜言蜜语哄汪曼春)
楼:阿诚是百里挑一的人才,有人挖墙角,再正常不过了。
         汪:那我呢?
         楼:你啊……万里挑一。
         汪:(贴近)那怎么不见明长官挖我的墙角?
         楼:有些事情告诉我一个事实……谁都不能相信
         (宴会上,梁仲春的夫人四处找走失的儿子苗苗,阿诚笑眯眯将之前带走的小孩苗苗交还给梁夫人,梁夫人对阿诚心生感激,结识阿诚,梁仲春来到两人身边,互相了解了事情经过)
        梁:(伸手)梁仲春。
        诚:(握手)阿诚
        梁:您是……明长官的私人助理?
        诚:(欠身)梁处长,久仰。
        (梁仲春打发妻儿离开,阿诚欠身相送
        梁:我在76号,是久闻明先生的大名啊。
        诚:(意味不明笑)哪位明先生?
        梁:强将手下无弱兵。
        诚:(欠身)过奖了。
        (宴会上汪芙蕖将明楼介绍给名流,汪曼春约走明楼,明楼找到阿诚)
        楼:(被汪曼春挽着)阿诚,你应该去请南田课长跳支舞,以示感谢。
        诚:(满脸懵逼)谢什么
        楼:(似笑非笑)知遇之恩啊
        诚:……(惊疑地看了汪曼春一眼,局促低头,思索如何答话)
        楼:(不悦)叫你去跳舞,又不是叫你去跳楼。
        诚:(满脸尴尬)先生……
        楼:去跳舞。(不耐烦)去!
        诚:……(无奈,沮丧鞠躬离开)
        (汪曼春展颜,明楼和她相视一笑
        (阿诚穿过大厅,找到南田,南田正在和梁仲春说话,阿诚请南田跳舞,梁仲春若有所思地看着两人
        (阿诚和南田跳舞,梁仲春悄悄关注两人
        南:很意外,阿诚先生前倨后恭
        诚:没有一成不变的事物,何况是人呢?
        南:(扫一眼正在调情的明楼汪曼春)明先生对汪先生召开的和平大会有什么看法?
        诚:明先生觉得,和平大会,一定要坚持共存共荣,祥和平安的局面,莺歌燕舞才是乐土。(瞥一眼明楼和汪曼春调情)但是,汪处长却无中生有,打死抓捕,闹得风声鹤唳,人心惶惶,让上海市民觉得很不安全,好像抗日分子无处不在,实在是得不偿失啊。(钓鱼计划
        南:(皱眉)可是他为什么不直说?以他们两个人的亲密关系,汪处长不会反对明先生的建议的。
        诚:汪处长的行动可是经您批准的,他怎么好擅改呢?明先生的处事原则,一向都是公私分明的。
        南:那你觉得我应该怎么办?
        诚:阻止汪处长的冒失行为,换来一个平稳的空间,这样,不仅会让人觉得您有远见,而且,还能让人觉得您御下有方。(阻止钓鱼计划
        (明楼汪曼春调情ing……)
        汪:(示意看阿诚)我看,阿诚是如鱼得水了。
        楼:能被人利用,证明他还有价值。至于是不是能如鱼得水,那要看我的心情。
(南田阿诚跳舞ing……)
        南:这些信息很有价值,谢谢阿诚先生,合作愉快。
        诚:仅此一次
        南:为什么?我以为,我们已经达成共识了。
        诚:因为你出卖了我,而且是恶意的
        南:那是为了加速我们的合作进程。
        诚:我在友邦银行开了个户头,就看南田课长要怎样合作了。(故作矜持
        南:明白。你要是今天晚上被明先生打成瘸子,我保证你明天就会可以拿到买轮椅的钱。
        诚:成交。
        (明楼借故离场,带走阿诚。南田要求汪曼春停止她的钓鱼计划,梁仲春冷眼旁观,见证酒会上交锋全程

分析:
        酒会上看似简单的几场对话,暗含了几次交锋,更是一出环环相扣的珍珑局,也正是这一局,奠定了楼诚在76号站稳脚跟的基础。
        南田要拉拢阿诚,和汪曼春合伙设计了一出反间计,意图分化楼诚之间的关系,达到与阿诚合作的目的。
        且不说楼诚之间的关系有多么牢不可破,阿诚终究不会瞒明楼(小少爷都知道,任何事只要阿诚哥知道了,就没有大哥不知道的道理╮(╯_╰)╭),南田所为,明楼自然已经知道得一五一十,之后将计就计,反套路南田一路人,也就顺理成章了。
        南田这一局所出的招,不过是反间计,楼诚回敬的,却是六计套成的一出连环计。
         汪曼春透露南田收买阿诚,想要借此离间楼诚,明楼装聋作哑只做不知,坐实了楼诚貌合神离的传闻,取信于汪曼春和南田,同时借题发挥给阿诚难堪,这就完成了第一计,苦肉计的前奏,也给了阿诚和南田独处的机会。
        阿诚和南田跳舞时,向她表现出自己因为被南田出卖而不满,南田自然会推测出阿诚已被明楼责难,阿诚合作的诚意也就更加可信了,至此,苦肉计的下半段便已经由阿诚完成。而且,被南田出卖而不满这个信息并不是毫无铺垫地透露的,而是作为拒绝南田长期合作的要求时所提出的理由,这便是第二计,欲擒故纵。由此,阿诚在达成和南田的合作这件事上渐趋主导,再加上之后提出图财的要求,便使南田对已将阿诚掌握在股掌之中深信不疑,因而也对阿诚在谈话之初透露的情报深信不疑。
         于是深信阿诚说辞的南田在楼诚离开后,立刻给汪曼春下命令,要求她停止她的钓鱼计划。这第三计釜底抽薪,彻底粉碎了钓鱼计划的实施,保护了上海的抗日力量。
        这釜底抽薪的一计,同时又是第四计,暗渡陈仓的暗线,而这第四计中明修的栈道,却是阿诚对汪曼春的报复。明楼因为汪曼春的挑唆,当众给阿诚难堪,阿诚挑唆南田叫停汪曼春的行动计划,外人若追究起来,看到的自然是阿诚因为汪曼春受了责罚,要报复汪曼春,而明楼设计阻止钓鱼计划的暗渡陈仓,便不会有人看到了。
         楼诚唱了这样一出好戏,自然是要有看客的,这看客当中,最重要的一位,就是全程的旁观者,梁仲春。在梁仲春眼中,楼诚的前四计看不清,这第五计借刀杀人却是看得清清楚楚。阿诚分明是巧言令色,借了南田的刀子,在向汪曼春报私仇。
        梁仲春自以为看穿了阿诚的手段,沾沾自喜地嘲讽汪曼春被她看不起的小人物阴了,却殊不知,自己也是楼诚第六计指桑骂槐的标靶。指桑骂槐这一计,在这一局中说穿了,是在敲山震虎。76号这个大泥潭中,谁要是没点高明手腕,是混不下去的。楼诚挑在梁仲春和南田在一起的时候来演这出戏,就是为了让梁仲春看看他俩的脾性手段。明楼眼里揉不得沙子,阿诚有小心思当场就给难堪,阿诚也不是省油的灯,汪曼春害他,他立刻狠狠在她背后捅了一刀。这一番炫示,震慑了梁仲春这个潜在的敌人,再加上阿诚流露出的贪财本色,自然而然地将梁仲春拉拢成为阿诚的盟友。
        这一次交锋,汪曼春被打压,南田自以为对楼诚占了先机,彼此间被一定程度上离间,钓鱼计划被叫停,梁仲春由潜在敌人转为接近盟友,楼诚至此在76号算是站稳了脚跟。
        此役,楼诚大获全胜,默契,勇气,心机,时机缺一而不可得。

评论 ( 4 )
热度 ( 17 )

© 天青色-河山踏遍,双king并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