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青色-河山踏遍,双king并肩

今天你跪下了,明天你还站得起来吗?
旗帜鲜明轮回粉,大本命周周,小本命翔翔,博爱霸图蓝雨雷霆百花虚空烟雨包子柔柔,排名分先后,嗯,没有就是没有。
所有评论类文字都开放站内转载授权。
一叶之秋是逆鳞,别踩,会炸。
WIFI头顶OPPO霸霸

人间烟火

*本命贺年,还之前立的flag
*胡霍x楷凯x红兴x霆峰
*春晚后台那些事儿
*霆峰出镜率低😂
*前篇走http://xuanzhixue.lofter.com/post/1d16faa7_df15218

        有位哲人说,一个女人等于五百只鸭子,那么五个女人聚在一起,便是两千五百只鸭子了。
        胡歌推开化妆间的门时,周泽楷正被《欢乐颂》剧组的五位美女围在中间,简直像一只企鹅被丢在了鸭子群里,显得格外的窘迫可怜。王凯跟在胡歌身后走进化妆间,抬眼看见周泽楷,冷不丁呛了一下,一双鹿眼瞪得溜圆,露出一幅见了鬼的表情。蒋欣正对着门口,远远地招呼一声:“你们两个回来啦,过来坐。”王凯正有些踌躇,王子文尖尖细细的嗓音喊起来:“王凯,你别跑!”椅子腿撞在地面上发出沉闷的钝响,王凯撇撇嘴,一步一步地往周泽楷身边挪。杨紫瞪大了眼睛,一叠声地喊着“胡歌哥哥”。胡歌眼光在王凯和周泽楷身上来回逡巡了几遍,勾着嘴角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来,伸出手跟杨紫打个招呼,跟在王凯旁边也往屋里走。
        “凯凯,一会儿没见你怎么还换了口红色号了?”刘涛一手一个,笑眯眯地拉王凯和胡歌坐下,满脸人畜无害的无辜神情。王凯用手摸摸嘴唇,光洁的额间蹙起一个浅浅的“川”字:“我没换唇妆颜色啊……”胡歌抬眸看着那几根白皙修长的手指在唇间轻移,红艳艳的双唇顿时显得格外娇艳起来,他挑挑眉毛:“你躲到哪里去偷吃水煮鱼了?”纤长的睫毛轻轻颤了几颤,王凯对上周泽楷若有所思的眼光,薄薄一层粉底下蒸出几分胭脂色来,嘴角牵起几丝不自然的笑意:“你想多了……”
        “吃独食可有点不够兄弟啊。”胡歌顺手勾住王凯的颈子,刘涛和蒋欣互相交换一个微笑,也附和着胡歌调侃王凯。周泽楷张了张口,一圈人立刻放过了王凯,饶有兴致地竖起耳朵等着听周泽楷要说些什么。周泽楷眨眨眼睛,却又闭上嘴若无其事地看着几位姐姐们。
化妆间的门被推开一条缝,一阵冷风伴随着有些刺耳的“吱扭”声灌进门里。胡歌背对门坐着,被冷风吹个正着,忍不住打了一个激灵,回头去看:“红雷哥?你怎么想起来过来了?”
        孙红雷微张着嘴看着一屋子人,满脸错愕的样子因为正从门缝里探头而仿佛被卡在了门缝里,显得有些滑稽。“哦,我正好在北京,顺路过来看看。”听到胡歌的招呼,孙红雷若无其事地打开门,抬眼瞥了一下门牌号,又很淡定地走到胡歌旁边,在乔欣刚拉过来的椅子上坐下:“……你们挺热闹啊。”
        王凯乔欣几朵中戏出身的小花老老实实说了“师哥好”,胡歌抬起手指轻轻蹭蹭鼻梁,拣些《猎场》拍摄时的轶事和孙红雷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孙红雷的眼光从王凯到周泽楷,在几个人之间转了一圈,“嘿”了一声,很给面子地和胡歌搭话。有些凝滞的空气又缓缓流动起来,几个女孩子继续围着周泽楷和王凯叽叽喳喳,都有些意犹未尽地收敛着不再说些调侃的话,王凯飞快地悄悄向周泽楷扮个鬼脸,帮着周泽楷和姑娘们你来我往地丢“皮球”。胡歌看在眼里,手指在掌心里的手机上来来回回地摩挲。
        张艺兴和陈伟霆,鹿晗,井柏然一起推门进来时,胡歌正给孙红雷晒自己手机里的“私货”们,屏幕上粉嫩嫩的小姑娘从张艺兴眼前一闪而过。“红雷哥?”张艺兴一双眼睛blingbling闪着光,又惊又喜地看着已经站起来张开双臂准备给他一个拥抱的孙红雷:“你怎么来了?”“来。”孙红雷向张艺兴抖抖张开的胳膊,张艺兴歪着头抓了抓后脑勺上的头发,看着一圈哥哥姐姐们,咧出整整齐齐一排白牙:“别闹了,红雷哥。”说着,还是勾住孙红雷的脖子抱了一下,拎走了孙红雷放在手边的椅子挤到周泽楷的身边:“周泽楷?枪王大大?”
        张艺兴的眼中闪烁着千万颗星子,周泽楷被张艺兴灼灼地看着,抿抿嘴唇茫然地点头:“嗯。”“哇你好厉害啊!”张艺兴眉眼弯成月牙,仰着脸看周泽楷:“你发乱射的时候好帅啊,能不能教我几招啊……”
        鹿晗和井柏然一早就挤到角落里深入交流,陈伟霆窝在张艺兴旁边刷微博。王凯这时很有些被冷落,偏巧又瞥到了陈伟霆屏幕上的美味佳肴,食物的香气仿佛已经隔着屏幕飘了出来。“家里人在跟我晒年夜饭呢。”陈伟霆将叠在左腿上的右腿放下来,换个姿势向王凯的旁边靠了靠。
        孙红雷双手交叠着握紧,不多时又分开,陈伟霆和王凯“盒盒盒盒盒盒”的魔性二重奏一个劲儿地向他的耳朵里灌,他反复换了几次坐姿,始终坐得不大安稳。张艺兴已经飞快地和周泽楷混熟了,挂在周泽楷胳膊上看周泽楷给他在阴阳师里抽符,脸上满是单纯的倾慕和欢喜。孙红雷有些坐不住,扯了椅子也挤到周泽楷身边,整个人笑成一朵花似的要跟周泽楷握手:“哎哟,你是枪王是吧,幸会幸会……”
        这修罗场一般的场面着实让人不忍直视,胡歌仰面靠在椅背上,两只手胡乱在自己脸上来回揉几下,缓缓吐出一口气,起身悄悄溜出了化妆间。
走廊上吹过的穿堂风恰到好处地平息了他的焦躁,尽头处的窗前清冷的月光从翻飞的纱帘间洒落,满地碎玉斑驳。胡歌在身上几个口袋里摸索半晌,翻出一包皱巴巴的香烟,又连同刚才从桌上顺来的打火机一起搁在窗台上。
        朔晦之间的夜月最不可赏,只得弯弯一弦银光落在胡歌眼中,偏偏又如薄薄一刃于心间破空而过。他拧了眉头,拿起那只皱巴巴的烟盒,慢吞吞地撕开塑封,连带着“嘶啦”一声将纸盒扯开长长一道裂缝。细长的一支香烟斜斜地叼在嘴角,胡歌不很娴熟地一只手拢在唇边挡风,另一只手打着打火机点燃了烟卷。
        倏忽而过的夜风中,烟卷前那一点星火忽明忽暗地闪动着,胡歌盯着从指间簌簌而落的烟灰屑有些出神。自从家里多了那位小公主后,便鲜少有云吞雾吐的时候,每逢在外沾了烟草,回家总要先洗涮个十分半刻,才得以和小公主亲近相处,不然得要换来小手掌软绵绵的一阵推搡的。从前将霍建华搂在怀中时鼻端隐约可闻的丝缕属于烟草的苦涩,如今也换作了清新的柠檬草香。
        香烟微苦的气息与记忆中重合,使得与之相伴随的霍建华身上微热的体温也变得格外分明。胡歌抖抖自己松松敞开的西装外套,将胸前的衣扣系好,一时却没留神将一截烟灰落在了下摆上,他连忙挥手拂去,深蓝色的布料上仍旧留下了些许几不可见的沉暗痕迹。
        隔海相望,他们也算得是天各一方,平日里不常频频回想的音容笑貌在这个本该阖家团圆的夜晚一一地清晰浮现在脑海中,刺得人双眼阵阵酸疼,胡歌忍不住阖眸,长长地吐出一口气。
        再睁眼却看见孙红雷从化妆间里退出来,轻手轻脚地关上门向胡歌走来。孙红雷向他要了一支烟,熟练地点燃,深深地吸了一口,又吐出一个硕大的烟圈:“一个人呐?”胡歌“嗯”了一声应了,孙红雷向他“呵呵呵”地笑,胡歌看着孙红雷弯成缝的笑眼也跟着笑起来。飞台北的机票早就准备好了,在家里等着他的自然是霍建华的拥抱和温存――最重要的,是没有干醋。
        交融的雾气朦胧了双眼,胡歌和孙红雷都有些看不清对方的面容,默然相对着各自抽完一支烟。胡歌等了孙红雷半刻,和他一道往化妆间去。陈伟霆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从门里溜了出来,躲在一个昏暗的角落讲电话。胡歌隐约听到陈伟霆放柔了声气安抚听筒那端的孩子,想也知道是些“没上春晚不要太在意”,“谣言止于智者,清者自清”之类的只言片语,不多时倒话锋一转,开始吐槽那孩子先享用年夜饭而没有等他回家。“真不知是体贴还是思维跳跃……”胡歌暗暗在心里这样想着,自己轻轻地笑了笑,悄悄加快了脚步。
        “他们感情真好啊……”
        “你才知道!”
        鹿晗干巴巴的笑声混杂着井柏然无奈的吐槽从门后飘出来,胡歌拽拽领结,拧动把手推开化妆间的门――

-The End-

评论 ( 9 )
热度 ( 3 )

© 天青色-河山踏遍,双king并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