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青色-河山踏遍,双king并肩

今天你跪下了,明天你还站得起来吗?
旗帜鲜明轮回粉,大本命周周,小本命翔翔,博爱霸图蓝雨雷霆百花虚空烟雨包子柔柔,排名分先后,嗯,没有就是没有。
所有评论类文字都开放站内转载授权。
一叶之秋是逆鳞,别踩,会炸。
WIFI头顶OPPO霸霸

【楷凯】岁岁

*贺年来碗肉汤
*周泽楷x王凯
*被当成熊孩子有点不爽楷x无条件宠孩子的熊家长凯
*写的比较早,bug有点多……
*后篇走http://xuanzhixue.lofter.com/post/1d16faa7_df8e199

王凯有点抑郁,自家小情人好像不爱他了。

大年三十的晚上,一个人待在冷飕飕的走廊里,搁谁身上都有点寒碜。走廊上毕竟没有暖气,穿堂风带走了仅有的从化妆间里溜出的暖意,昏暗的顶灯打在米白色的滑溜方砖上,除了照出满地沉沉的冷白之外,起不到丝毫取暖驱寒的作用。王凯在墙边抱着胳膊跺小碎步,哆哆嗦嗦地犹豫着要不要回化妆间去把大衣拿出来。挺括的白衬衫显得他很精神,艳丽的红色西裤也使他的腿看上去分外修长,但这样的装束在北京的寒冬腊月里,即使是在室内,也显得有些过于单薄了。

身后传来细碎的“窸窣”声,但王凯没能转身去看,有人捂住了他的嘴,随后就被抱了个满怀。

扑面而来的干爽气息瞬间裹住了他,怀抱的温暖恰到好处地治愈王凯身上的僵冷,修长温热的手虚覆在他微凉的薄唇上,带来一阵微弱的酥麻,王凯不自觉地在掌心轻轻摩挲,以汲取更多的暖意。

怀抱的主人脊背微微一僵,将掩在王凯唇上的手抽回去。王凯眨眨眼,再眨一眨,舌尖在唇上一刮,反而向怀抱更深地蹭了蹭。

洗手间的门被长腿一勾带上,“咔哒”落锁。周泽楷将整个人窝进自己怀里的王凯捞出来,利索地翻了个面压在墙上,狠狠地吻上泛着水光的双唇。

背后的冰凉也挽救不了王凯的神志,周泽楷的吻在他身上点起了一把野火,点燃了月余分别汹涌的思念,也将理智燃烧殆尽。大半身的重量都落在勾着周泽楷后颈的手臂上,王凯半阖了眼眸,分明的长睫微微翕动,配合地微启双唇,任由周泽楷的唇舌叩关直入,攻城掠地。他几乎是半挂在周泽楷身上,下意识攥紧的左手被周泽楷温柔地抚弄展开,十指相扣,空暇的右手没入周泽楷浓密柔软的发间,放开又绞紧。灵巧的舌尖在整齐的贝齿上打几个旋,敏感的上颚被毫不留情地扫荡,每一丝空气都显得异常珍贵,方寸之间缱绻交锋,抵死缠绵。

灼热的气息喷在后颈上,激起一阵细小的颤栗,王凯半扬起头去看周泽楷,像隔着一层水雾,模糊迷蒙,看不真切,只有轻蹙的眉目仍旧宛然,眼睛里闪动着些许困惑。“小周啊,你要是小美人鱼的话,可一定不会化成泡沫。”他抬起手摸摸周泽楷的脸颊,眉眼弯弯地笑起来。周泽楷歪着头,惜字如金地吐出几个字:“……一个人?”王凯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自己把心中所想说了出来,偏开视线转而瞪着洗手台上的镜子里照出的白墙,修长的手指刮了刮耳际的发丝:“我师哥和涛姐他们在打牌呢……”周泽楷抿着嘴点头,末了眨眨眼睛,又补充了一句“知道”。

王凯露出一个被整碗的粉子蛋噎住的表情。周泽楷在一屋子人意味深长的眼光里问他的去向的场景简直让人不忍直视,不必提,等他回到化妆间后会收到怎样暧昧和调侃的眼神。

始作俑者神情极其无辜,英挺的眉目间还带上了几分控诉,转而去拆王凯之前顺手搁在一旁的漂亮盒子。

“没有礼物,不是吃的。”王凯正满脸忧郁地瞪着周泽楷,看见他要拆盒子,伸长胳膊去拦。电竞选手的手速毕竟不是盖的,眨眼的功夫,周泽楷就已经掀开了盒盖。

――整整一盒雅诗兰黛,从卸妆到底妆再到唇妆眼妆一应俱全。

“那是我化妆包儿”,王凯干巴巴地从牙缝里往外蹦字儿:“都说了没有礼物,也不是吃的了,怎么就是不……”他还待要再念叨几句,剩下的话却都卡在了嗓子眼里。周泽楷早就倚着墙坐到洗手台上,而他背靠着周泽楷的胸膛,正双腿大开地跨坐在周泽楷大腿上。这本来是个羞耻至极的姿势,之前还没什么绮念,这时股间抵着异样的硬挺感,镜中的自己门户大开的模样却有了些许任君采撷的意味。

低低的笑声落在耳际,周泽楷的一只手悄无声息地游到他的双腿之间,带着点情色地轻揉一把,刻意压低的嗓音中带着几分惊讶,又有些揶揄:“这里准备好了?”

王凯从喉间挤出一声压抑的惊喘,眯起眼睛斜斜向周泽楷横了一眼,摁住那只作乱的手:“别撩。”就算他之前做了准备,眼见着快要候场了,还能做什么事不成?

周泽楷乖乖地让他握着手,半僵着身子搂住他,紧紧熨贴着一动也不敢动,细细喘息着埋首在他颈间。王凯看不到周泽楷的表情,只有从身体相贴处透过层层衣料传来的热度格外分明。“我算是知道了,你就是来找我看星星看月亮的”,唇齿啮咬在颈间的轻微刺痛如细小的电流般带来隐约的酥麻,他之前被周泽楷撩拨的有些情动,这时伸长了线条优美的颈项,一双长腿踩在洗手台上,伸开又屈起:“之前他妈是谁,一进了门就,可着我往床上摁的……”

周泽楷泄愤似的往王凯颈子上咬了一口,留下一个清晰可见的浅浅牙印,激得他闷哼一声,吐槽的话统统咽回了肚子里。“房卡。”周泽楷伸着手掌,一双眼睛灿若星辰,一瞬不瞬地看着他。“房号是311”,王凯在自己身上翻了半晌,一拍大腿:“在我大衣兜儿里呢,你待会儿自己去拿吧。”

王凯抓了抓头发,又补上一句:“你别让人看见了啊!捡没人的时候去。”周泽楷点头,很亲昵地和他脸贴脸蹭了蹭,凑到他耳边吐字:“带妆来。”“我妆花了有什么好看的!”王凯“噌”地窜起来跨到地上,居高临下地瞪着周泽楷,俊秀的眉毛都纠结成了一团:“我这妆不防水!带化妆包儿是以防万一!未雨绸缪!把你新世界的大门赶快给我关起来!”

“喜欢。”周泽楷轻飘飘地舔了一下唇角,眉梢扬起,点漆似的眼珠里镀上了一层翻涌着情欲的幽深,颇有几分任性,又有点可怜。王凯悄悄咬紧后槽牙,努力维持着凛然不可侵犯的神情瞪着眼前的熊孩子,被周泽楷在腰间一揽,两人间的距离瞬间清零,终于破功,叹口气呼撸周泽楷打理地整整齐齐的发丝,直到变成了一顶鸡窝才肯罢手。

“10,9,8,7……”春晚的倒计时响起,周泽楷晃晃脑袋,把发型恢复成日常的模样,掐着最后一刻吻上王凯不停嘀咕着的双唇。新年的钟声如约而至,辞旧迎新的欢呼和着烟花腾空的爆响由演播厅远远传来。从丙申年亲到丁酉年,王凯含糊地咕哝着“好兆头”,被周泽楷擒住双唇,用唇舌细细描绘。

…………

…………

“涂口红就行了,妆没花不用补,你在翻什么,不用眉笔――”

“想画。”

-END-

评论 ( 5 )
热度 ( 13 )

© 天青色-河山踏遍,双king并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