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青色-河山踏遍,双king并肩

今天你跪下了,明天你还站得起来吗?
旗帜鲜明轮回粉,大本命周周,小本命翔翔,博爱霸图蓝雨雷霆百花虚空烟雨包子柔柔,排名分先后,嗯,没有就是没有。
所有评论类文字都开放站内转载授权。
一叶之秋是逆鳞,别踩,会炸。
WIFI头顶OPPO霸霸

说说小男(下)

本章出现大量其他人物分析,目测没有对角色对演员的人参公鸡,可以放心阅读。

说说小男(下)

从陈深设计营救唐山海开始,小男的便当也端上了炉子,不知道得热几天╮(╯_╰)╭
之前说过,这章主要分析小男之死,这个和糖堆之死又有千丝万缕的联系,所以我们把两件事放到一起来说。
我这个人吧,挺喜欢看热闹的,就从糖堆被捕之后,微博上反正是闹得沸沸扬扬,各家粉丝和路人打成了一团(lof上好像也开始乱了,今天就看见一个不知道是谁家粉还是黑的到处乱咬,踩了小男踩糖堆,不知所谓😐),争的无非是谁要为这个糟心结果来负责。
就这个问题来说,我拒绝站任何阵营。
这个锅不背!!!!没人需要背锅!!!!!!!
好吧,如果一定要有一口锅的话,那我会把它套给海飞先生,或者更应该,套给那个时代。
我们来对具体情况来做具体的分析。
深深设计的营救计划(某种意义上来说李默群和毕忠良都出了力)有漏洞么?肯定是有,再周密的计划都不可能完美无缺,之前完美碾过我智商的审讯室项链事件深男默契控场也会被吐槽不周密不可行,深深这个营救计划,无论如何,至少在编剧的意图里,是相对完善而可行的。
变数出在陶大春,他秉承戴笠的意志用我党谍报人员的情报来挽救糖堆。陶大春这个人,他算一个正面人物还是一个反面人物,我不好置评,是不是足够符合现实,我也不敢妄言,但有一点我能告诉你们,就是陶大春相当符合原著形象(有机会的话可以去看一看《麻雀》原著,它之后经常跟着一部后传《捕风者》,也许是叫《听风者》,名字记得不是很清,在这部后传里,陶大春就是一个在内战期间迫害我党同志的大boss),这个人物也许你们很讨厌他,但他很合理,可以说是相当合理地契合于《麻雀》的世界(里的军统形象),他能附和戴笠给我党一枪就特别顺理成章,把锅扣在他头上根本也没什么意义。
糖堆之死,更多的其实是他自己的选择。最初的糖堆,有理想,要报国,但他首先要忠于党国,而在这场营救中,放弃自救换取我党特工的生存,是他的政治思想已经转变的表现。糖堆的思想从认国不认共转向真正靠拢抗日民族统一战线,这无疑是信仰上的升华。恕我直言,这种升华我认为几乎是全部来自于深深,是受深深“每一个报国的灵魂都高贵,他们的命都值得珍惜”的影响(虽然我也觉得海男挺萌,但他俩剧里确实不咋熟,很难产生什么影响的,而且小男也从没在糖堆面前表现出信仰),而且在深深一次次对军统特工的救援中,这种影响是必然的,而徐碧城这个为了陈深加入军统的女人(虽然她天真善良想救所有人)在这个过程中起不了任何作用(忍不住说句题外话,想起糖堆说徐碧城教会他“即使身处绝境,也要热爱生活”,可是我们的山海,会做菜,会品酒,西装每天都穿得一丝不苟,他本来就是一个那么会生活的男人啊,哪里要向徐碧城学,也许徐碧城唯一教会他的,就是死了都要爱吧)。
徐碧城在营救糖堆的过程中,究竟扮演了一个什么样的角色,我还没看到那几集,也不清楚她都做了什么,没有办法评价糖堆之死有没有她的锅,不过目前看来小男之死应该确实是没有她的锅。
说回情报,我看着一堆想硬把锅扣到小男自己头上的说法真的也是无语凝噎,尴尬癌都要犯了。首先必须说明的一点就是,接头信息泄露这个事件,特么不是小男的锅啊喂!摔!我们来看看军统获得这个情报的途径有哪些。第一种可能,截获,这个是电文发出后可能被截获破译了,明显跟小男扯不上关系。第二种可能,收买,有可能是收买了我党同志获得消息(这种概率相当低)。第三种,就是直接从接头人身上获得,但是军统对于医生的掩护身份全然不知,不可能找到小男,自然就更不可能从小男身上获得信息了。至于陶大春知道医生的存在(能用这个来踩小男特工素质不行,暴露全怪自己的人,我相信你是从来没看过谍战片😛),犀利如明楼,藤田芳政能知道眼镜蛇在上海活动,彪悍如水手,谭忠恕也能知道水手的存在,军统能知道上海有医生,实在再正常不过了,怎么能因为这个,就把锅扣在小男自己头上?!还有一种相当幼稚的甩锅,责怪小男没有早点没有早点告诉深深自己是医生,导致深深没办法救她也只能怪自己。我真的已经不想吐槽了,小男作为医生是深深的上线,对深深是单线联系,怎么就能告诉深深自己的真实身份呢!单线联系这种方式之所以存在,就是为了减少特工暴露的风险,保护地下工作者,避免因为下线出事而牵连上线,再扩大到其他交通线这种情况的出现,这是不仅仅从理论上合理存在,更是被历史证明了的有效策略。不管是小男还是深深,无论出于什么理由(即使可能需要付出生命),都不应该,更不能去触犯这条底线。也正因为如此,小男绝不应该因为隐瞒身份而背锅,反而隐瞒身份这件事恰恰证明了她的特工素质(说陈深希望送走小男却被小男以除非一起走才肯离开的理由拒绝,是在骗取深深的愧疚感动的,请你们告诉我要如何在不告诉陈深自己是医生的同时还合理的继续留在上海的好主意,我智商不够想不到)。
真正出卖小男的是杜欢乐,可以为小男的暴露负全责了,但他也是被人出卖,严刑加身才出卖了小男,让他来背这个黑锅,也未免过于冤枉了些。
在整个过程中,每个人都做了他们应该做的事,或者至少是情有可原。没有谁真正能改变这桩事的结局,无论是深深,糖堆,杜碧春还是小男,这本就是一场无解的死局。
我看到有人说深深没有验证陶大春的情报真假就报告了毕忠良,所以害死了小男。这一段我是看了的,毕忠良问起情报里为什么只有一个人的信息时,我脑子里“嗡”的一下就懵了,我承认,我当时也开始质疑深深,为什么毕忠良都能想到这个问题你没有考虑呢?然后我听到了深深的猜测,戴笠要借汪伪的手清除异己,很合理,只是和事实相差甚远。于是我明白了,如果深深经历再多些,或许他会像黎叔那样谨慎,如果深深斗争再久些,或许他能像明楼那样明察,可是没有如果,深深只是一个还很年轻的地下党人,怀里揣着对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殷殷期望和对报国理想的追求,但那是轻飘飘的,他还不够脚踏实地。
这时我才看清,《麻雀》这部电视剧原来早已成为了李小男的必死之局。
说实话,虽然我最近整天嚷着请叫我萌萌哒糖太太,但我是为了峰峰才看《麻雀》的。我开始追剧的时候,已经听到很多对深深人设渣的吐槽,说他会利用小男,我一直都没信,我打心眼里是维护深深的,所以我从追剧开始,就始终是端着的,一直在努力维持我看到的那个深深的形象。我看着他向小男第一次求婚,他说他不能娶小男不能连累她,他要小男帮他演一场戏……直到深深第三次许婚小男的时候,我甚至长出了一口气,我觉得这次他们肯定要定下来了,还跟基友讲,我一直就相信深深不会利用小男,如果他有一天真的拖她下水,那他一定已经决定要和她同命相连。结果之后就“啪啪啪”打脸,各种狼狈,在小男默契配合深深掩护军统夫妇之后,深深在嫂子面前悔了婚,这  就很尴尬了,好吧我理解,他大概还是定不下心来,我等。然后等来了“再帮我演一场戏”和“你就可以辜负吗”,于是我意识到我应该换一个角度重新审视深深。这一次,我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麻雀》看似是一部徐碧城的小白特工成长史,实际上却是一部围绕深深的成长记录。
决定营救宰相时,深深是冲动的。是宰相的逝去,告诉陈深有些人的逝去是不可避免的,他必须学会忍耐。而之后营救周丽事件中,那个深深才足够冷静,足够理智,足够沉稳。
后来盗取归零计划,徐碧城问深深会不会共享真正的归零计划,深深说会,因为每个抗日者都有高贵的灵魂。我当时在想,深深这么说,是真的这样想的,还是猜到徐碧城的来意,在哄她。我猜测,深深大概是真的这么想的,毕竟这实在很符合我党同志的心理。这时我忽然意识到,原来深深还是一个这样年轻的地下党人,年轻到他的眼中只看得到信仰,根本没有不同党派的嫌隙与算计。
于是深深的形象就这么一点一点在我眼前铺开。他在毕忠良李默群面前八面玲珑,在和军统合作时当机立断,完全具备优秀的特工素质,但唯独面对和徐碧城相关的事情时,他会大失水准,会暂时放下信仰和原则。深深究竟爱不爱徐碧城,有多爱,我无意深究(《麻雀》里究竟有没有爱情线大家有目共睹,多说无益――其实是我懒得搜证――某些粉硬要说深深所做的一切全都是为了报国,完全与爱无关,我只能说,用颠倒黑白来强行洗地说服不了任何人,只会显得你更加无知和无理取闹),但无论如何,徐碧城对于深深来说,都另有一层符号的作用。正如深深所说,如果徐碧城生在和平年代,她会是个如诗如画的女子,也因为此,她象征着安定的生活,而这,正是深深所向往的,这种向往会促使他不顾一切的去追寻,去保护。
深深机智果敢,有能力,有信仰,但他确实还不够坚定,还做不到抛开一切只追寻理想。陈深,还不够成熟。
海飞先生埋下的这条暗线终于显露出来,这时我们已经可以断定,糖堆和小男都非死不可,只有他们逝去,深深才能成熟起来,才能真正成为那个坚定的,为信仰献身的斗士麻雀。至于深深到底有没有爱上小男,其实根本就已经不重要了。他对于安定生活的渴望必将随着这朵太阳花的凋落一同沉眠(也许到了真正的和平年代会重新醒来),这朵带着和他相同的信仰慷慨赴死的太阳花,无疑会成为烙在他心口的一颗朱砂痣,不仅是怀念,更多的是时时提醒他,个人的生命,爱情,现世安稳在信仰之前有多么不值一提。
最后说说苏三省。看到有说小男和苏队爱情观一毛一样才应该在一起,一半赞成一半不赞成。爱情观仅仅指对待爱情的态度,但产生爱情需要三观的契合。说一样吧,确实他们都热烈的追求自己爱的人。但是这世上能两情相悦是上天眷顾太过珍稀,除此之外无非是选择自己爱的和选择爱自己的,最多再有一个互相都不爱只是凑一起过日子的,这么泛泛分类总共不过这三种爱情观。照这么说的话街上随便拉十个人来说不定就有八个可以在一起。爱情观相同最多可以在这一个方面互相理解,距离可以相爱差的太多。还看到说深深利用小男的感情,小男也利用了苏队的感情的。是利用吗?是。有区别吗?有。在所有人的眼中,小男不是特工医生,只是一个爱着深深的无辜的平凡女子。前者是利用一个爱你的普通姑娘为你出生入死(别说什么说过当她是兄弟,明知道她爱你愿为你出生入死还不避忌要她为你赴险,说再多句都只是自欺欺人),后者是利用了一个坏人的感情来做好事。前者一定不对,后者,对还是错我说不清。
最难消受美人恩。爱情不能勉强,不能转让,但至少可以不相欠,心有感念。
小男是一个太完美的演员,我始终看不清她的每一个举动是真情还是假意。小男不止对深深,对苏队,她对嫂子,徐碧城乃至扁头阿强,对太多人都好,只有从她的失落和眼泪中,我才能看出她爱深深,至于对其他人,我不知她是本性如此还是刻意为之。十成假意是骗不了所有人的,就算骗得了,也只是一时,不可能长久,或许七分真情,三分假意才最为合宜。我看不出小男对苏队有几分真情,可惜他们之间隔着信仰和四万万未沦陷的人心,终究只能辜负。只能愿他来世生于和平年代,长于安乐之家,在最好的年华,还能遇到那朵太阳花。

评论 ( 14 )
热度 ( 40 )
  1. 月白色-以身许国不足辞天青色-河山踏遍,双king并肩 转载了此文字

© 天青色-河山踏遍,双king并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