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青色-河山踏遍,双king并肩

今天你跪下了,明天你还站得起来吗?
旗帜鲜明轮回粉,大本命周周,小本命翔翔,博爱霸图蓝雨雷霆百花虚空烟雨包子柔柔,排名分先后,嗯,没有就是没有。
所有评论类文字都开放站内转载授权。
一叶之秋是逆鳞,别踩,会炸。
WIFI头顶OPPO霸霸

【启丽】接文-17 from:天青色-什么时候能变成白糖包

混更。

启丽棒棒糖供应商:


     不得不说,明台的效率实在是高。从他出门不过短短几天时间,一封于曼丽的手书就和一份大红鎏金的喜帖一起送到了明镜的抽屉里。
    明公馆顿时就热闹起来。
一时之间,各色的古玩器件,名家字画,各家的布匹绸缎,胭脂水粉,连同着金银玛瑙不同花样打制的镜奁首饰,流水价的往明公馆送去。“阿香,阿香,快下来帮我挑挑布匹,好给咱们家姐儿添妆。”明镜话音还没落,原本在拾掇屋子的阿香已经一溜烟跑下来,嘴里还不忘调侃明镜:“大小姐,咱们昨天不是刚给小小姐挑了十几匹宋锦吗,今天还要再挑啊?”“这不是还有云锦和蜀锦嘛!少废话,快点过来帮着一起挑”,明镜站在满地锦铺里左看右看,总觉得样样都满意,又样样都不满意,“结婚可是大事,咱们姐儿的嫁妆可不能薄了,不然要被人家笑话的。”阿香下了楼,帮着明镜在绸缎堆里翻翻拣拣,还没翻过几匹,倒抱着一匹浣花锦不撒手了:“大小姐,这缎子可真好看!等我嫁人了,能不能也给我这样一匹?”“小小年纪,就想着要结婚啦”,明镜看着阿香抱着锦缎,一副爱不释手的孩子样,倒也大方:“你要是喜欢,现在就拿了去吧,也叫你沾沾咱家姐儿的喜气!”阿香高兴了,抱着布喜气洋洋地回了自己房间,留下明镜一个人对着满屋子绸缎哭笑不得:“阿香啊,叫阿诚明天多送几件金银首饰来吧,我瞧着咱们姐儿的嫁妆里还得再挑几件像样的首饰。
阿香的声音遥遥传来:“大小姐,大少爷和阿诚哥这几天忙得脚不沾地,都好几天没回家啦,我可叫不回来。”
明镜一愣:“几天都没回家?我倒忘了!这几个孩子,真是越大越不服管了!”
这次明镜倒是冤枉了他们。
早在明镜收到手书和喜帖之前,明台的信就放在了明楼书房的办公桌上。这几天,明楼和明诚确实是在为于曼丽奔波。
“把这篇文章拿到朝日新闻去,让他们尽快发表。”
明诚接过明楼递过来的文件,还没仔细看,只是见了标题“明氏企业资金链陷入危机”就不淡定了:“大哥,你这是真的不打算让大姐去出席婚礼了?”
明楼看他一眼:“嗯。”
“张启山不是说过,婚礼上的波澜不会被掀到明面上来的”,明诚不解,“大姐要去,也是人之常情。”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明楼一句话就点醒了明诚,“谁也没法保证于家不会孤注一掷,在婚礼上闹出乱子来。大姐去了,不说受了什么波及,就是见着被气坏了,也是不好。”
明诚拿文件在他大哥桌子上敲敲:“这要是被大姐知道了,大姐非扒我一层皮不可。”
“诶,出了事,你自往明台头上去推。”
“你当大姐是傻的还是我是傻的”,明诚气结,“大姐发现了,我第一个把你供出来!”说完,自顾自地去了。
明楼摇头:“孩子大了,越来越不听话了。”
明公馆是一派喜气洋洋,张启山的宅子也没有冷清到哪里去。只是这热闹是热闹了,于曼丽却不大高兴,她也是一连好几天都没见过张启山了。
明镜是一颗心都系在于曼丽身上,几天都没发现弟弟们夜不归宿。于大小姐可不比明家大小姐,和张启山一天没打上照面,就觉得有些不自在起来,何况还是好些天。
侍女小葵宽她的心:“人家家里新娘子出嫁前,都不能见新郎官儿的,咱们佛爷少不得也要从一从这习俗的。”于曼丽啐她:“少唬我了,就会向着张启山说话!”张启山这些天出门比她起床还要早,晚上等到深夜她睡下了才回府,但他在她身边睡下,她又怎会不知?小葵的话能信,才有鬼了!
小葵见她不开心,正好早上御衣坊送来了婚礼上穿的礼服,便都拿了来请她试穿。主仆两人正说着话,就见一身笔挺军服的张启山走了进来。小葵极有眼色,请了个安就匆匆退了出去,留下张启山配着于曼丽试婚服。
“佛爷,你说是旗袍好呀,还是洋装好呀?”
“都好看。”张启山含笑看她。
“那我就都试试看。”说着,拎着一件大红的旗袍到隔壁去换衣。等到换好了出来,于曼丽对着镜子照了照,自己觉着挺满意:“好看吗?”
“嗯。”
于大小姐小嘴一撅,生气了:“你都没看!”
张启山刚才坐在一边等着,不想就睡着了,这下一惊,醒了过来,再抬眼看,一时怔住了。
于曼丽是真美。
一身正红色的旗袍穿在她身上,衬得她本就雪白的肌肤更显得肤若凝脂。旗袍下摆衩开得很高,露出一截雪白的大腿,引人遐思。腰身秾纤得宜,正显出她的曲线玲珑。领口处的盘扣系得齐整,又衬出她优雅的长颈。红唇皓齿,眸若点漆,黑发如瀑,螓首蛾眉。
于曼丽见张启山发愣,心中有些欣喜,又有些过意不去。张启山这一抬头,就能看到他眼下清晰可见的黛色,也无怪他这么一会儿就睡着了。
“好看。”
于曼丽一笑,有转回房间里去:“我再试了别的给你看。”

转眼间就到了婚期。
明家大姐忙的焦头烂额总算是赶在婚礼前夕平息了明氏企业资金风波,衣服都来不及换就匆匆赶到火车站去。明楼明诚在一旁一叠声劝着:“大姐,您现在赶过去也不一定还赶得上婚礼了,您又何必这一番奔波呢?”明镜瞪他:“结婚可是一辈子的事,这么重要的时候,我怎么能不过去陪她!”
到底是拗不过,眼见着明镜上了往长沙的火车,明楼带着明诚火急火燎地往回赶,一路吩咐:“给明台打电话,告诉他万一婚礼上出了乱子,多照应着大姐”,明楼想了想,又继续说道:“如果顾家也去了人,让他一并照拂,免得再生事端。”
明诚发动车子:“先回家?”
“还回什么家!往办公室去”,明楼抚额,觉得心累极了:“把最近的日程安排一下,能推的都推掉,争取给我留出到长沙的时间。如果腾不出”,明楼顿了顿:“你就自己去长沙找大姐和明台。于家,也该动一动了。”

tbc

评论
热度 ( 17 )
  1. 天青色-河山踏遍,双king并肩启丽棒棒糖供应商 转载了此文字
    混更。 启丽棒棒糖供应商:

© 天青色-河山踏遍,双king并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