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青色-河山踏遍,双king并肩

今天你跪下了,明天你还站得起来吗?
旗帜鲜明轮回粉,大本命周周,小本命翔翔,博爱霸图蓝雨雷霆百花虚空烟雨包子柔柔,排名分先后,嗯,没有就是没有。
所有评论类文字都开放站内转载授权。
一叶之秋是逆鳞,别踩,会炸。
WIFI头顶OPPO霸霸

【秦唐】理想包养关系

*灵感来自秦唐群的小可爱大佬
*男扮女装假流莺x天降横财伪土豪,无节操撒糖短打
*他们属于彼此,只有ooc属于我

金表,金牙,手指粗的大金链子。
眼前这个瞪着自己的小个子卷毛不像是刚刚抓获纽约连环杀人案凶手意气风发的唐人街神探,浑身上下倒像是一夜暴富的大曼谷土豪。
秦风在男人天塌了的眼光下背后发毛,默默对脑海里那个三维立体的宋义小人儿念了无数句“靠”,如果不是这家伙案发前在夜上海当酒保,如果不是这家伙接连出现在两个案发现场,如果不是这家伙还是个该死的右利手,他一风华正茂的警校大学生怎么会浓妆艳抹高跟红裙到夜上海乔装小姐,更不会莫名其妙被卖身给一个形容猥琐的陌生大叔。
而且这个叫做唐仁的大叔还在一个劲儿地对他指手画脚品头论足。
“我要的是高挑的啦!”
“我,我……”没等秦风说出话来,唐仁已经在秦风居高临下的注视里换了下一个话题。
“我要漂亮的!”
“我……”秦风仍然没能说出话,唐仁已经心虚地移开目光又一次换了话题。
“我说了要有气质的啦!”
“你……”在秦风说出话之前,唐仁终于受不了地把声量放到最大。
“——我要娶的是叫阿香的那个啦!”
“你,你,你什,什么时候说,说过要阿香?”
“靠!”
鉴于唐仁的乌龙直接导致毫无退货可能,更鉴于唐仁是宋义落网现场的直接目击人,秦风,当前花名小凤,在双方都不情不愿的情况下,搬进了唐仁十平米,不整洁,有异味的出租屋,和唐仁开始了一段权利未知,义务未知,期限未知的不理想包养关系。


秦风被唐仁拉着走街串巷,眼睁睁看着唐仁把宠物集市抱回来的小白狗带进理发店,再抱着染了一身黑色斑块的奶狗交给走丢了自家“儿子”的王婆,再一次确认宋义会被唐仁抓到纯属瞎猫碰上死耗子,五百万的馅饼从天而降就不偏不倚砸在了唐仁头上。
“这,这就是你说带我来办,办的大案子?”
“我这是关爱孤寡老人啦,管他黑狗白狗,能让老人开心它就是好狗啦。”唐仁理直气壮地拍着胸脯,眉花眼笑地从酬劳中抽出几张票子塞进秦风的手心:“好借好还,再借不难啦。”
秦风有点眼冒金星,但也没忘掐着嗓子扮他的小凤:“我最恨骗子!”
唐仁顿时被怼得表情一僵,半落的笑容卡在脸上显得有些无措的不伦不类,他抓了几把头发,干巴巴的嗓音试图为自己挽回几分颜面:“我平时还是有很多案子的啦。”
“比如?”
“调查失踪人口。”
“……”秦风斜斜飞了唐仁一记眼刀,吝于吐露半个字眼。
唐仁舔舔嘴唇,眼神里带着点试探:“跟踪嫌疑人……”
“抓小三。”
“……押送重要物资?”
“送快递。”秦风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你,你都拿了悬赏那五,五百万,为,为什么还是这么low?”
“买你的时候都给老板娘啦”,唐仁浓黑的两道粗眉扭成一团,显得格外地委屈巴巴,又从兜里摸出一张票子塞给秦风:“别气啦,去买杯冰可乐吧,等下带你去看自由女神啊。”
秦风盯着唐仁足足几秒钟:“……哦。”
“别气啦,你看你眉心发红,马上要红鸾星动啦。”
默默走开的秦风一个趔趄,差点五体投地。

唐仁深情款款地握着秦风的手,难得露出了难过的神色:“小凤啊,我们还是散伙吧。”
“为,为什么?”
“你长那么高个子,整天好吃懒做的啦。”唐仁撸下手腕上的金表,脖子上的金链子一股脑塞在秦风手心里,费力地仰着脖子对秦风语重心长:“留个纪念吧,以后找个好男人好好生活啦。”
“然,然后你一个人偷,偷渡到赤道几内亚等,等死。”
“你又知道啦?”
“……”秦风没说话,直接把手边的报纸拍到唐仁脸上。
纽约市一名男性律师在市中心的公园被人谋杀,死者丢失肝脏,和之前发生的连环杀人案,白种女人丢失肾脏,黄种男人丢失心脏,细节大量重合,基本可以确定系同一人所为,凶手不是被关起来的宋义。
“凶手没抓到,五百万还不上”,唐仁哭丧着黝黑的一张脸:“我会被七叔扔进哈德逊河喂鳄鱼啦。”
“哈,哈德逊河里没鳄鱼。”
唐仁被秦风拎着领子踉跄着往前走:“我们这是去哪里啦?”
“别,别走了,破案。”秦风看着唐仁苦巴巴的脸,又补了一句:“多好玩。”
“别扯淡了!”唐仁差点蹦得比秦风还要高:“拿我的命陪你玩?”
“你,你不是唐人街第一神探吗”,秦风揽过唐仁的肩膀,看着他的眼睛:“你要钱,我要真相,我们加一块做对搭档,没准行。”

案子破了,凶手是曼哈顿中城的一个法医,为了治疗癌症选了五行命格的人取内脏炼丹。凶手伏法,宋义重获清白,唐仁的五百万危机解除,秦风也找到了他从最初男扮女装混进夜上海就想要追寻的真相。
秦风拖着行李箱站在机场等着飞北京的班机,一切都似乎回归了正轨。
——除了没换掉的连衣裙,和这个手脚并用整个人扒在他行李箱上的男人。
“小凤啊,阿香结婚了,新郎不是我,英英也私奔了,对象不是我,五百万也泡汤了,我现在只有你了啦!”
“……”秦风似笑非笑地盯着唐仁,看着他一根指头一根指头地从行李箱上缩了下去,突然笑开露出一排整齐的白牙:“误,误机了。”
唐仁两眼懵圈了半晌,突然跳起来把一个金灿灿的八卦坠子挂在秦风的颈子上。
“要不你就别走了,唐人街神探的名号分你一半啦!”

深夜。
唐仁从牙齿到顺着细白大腿摸进裙底的手指都在打哆嗦:“小,小凤,能退货吗?”
“晚,晚了。”

-The End-

评论 ( 8 )
热度 ( 114 )

© 天青色-河山踏遍,双king并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