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青色-河山踏遍,双king并肩

今天你跪下了,明天你还站得起来吗?
旗帜鲜明轮回粉,大本命周周,小本命翔翔,博爱霸图蓝雨雷霆百花虚空烟雨包子柔柔,排名分先后,嗯,没有就是没有。
所有评论类文字都开放站内转载授权。
一叶之秋是逆鳞,别踩,会炸。
WIFI头顶OPPO霸霸

杂文丨冰川之下,多点宽容

不明白能为自己写出这样一篇声声泣血的鸣冤之辞的这位姑娘,曾经是怎样写出那样一篇字字如刀的诛心之论。

如今你口口声声说为什么不能对你存有一丝宽容,当初你又何尝对靳先生保有一分一毫的善意?

顾清辞Kai:

*最近的一点人生感想,并非为自己洗地。

转载请随意,注明作者即可。

 

1.

身为一个小透明,被卑鄙小人暗中构陷,推到风口浪尖,遭受众人唾骂后,终于知道了公众人物被人一边倒地嘲讽,是什么滋味了。

 

我平时也自诩有文化、有素质的读书人,被黑子辱骂家人,气昏了头,失去了理智,像个智障一样,口不择言,言辞偏激,伤害了别人的感情,我赔礼道歉,我躺平任嘲。

 

人非圣贤,孰能无过,知错就改,善莫大焉。

 

可是,追根究底,我也是受害者啊。我是被黑子辱骂,才失去理智,爆了粗口。然而,在不明真相的路人看来,我“文艺淑女”的人设,崩得摧枯拉朽。

 

我分享知识,之前是无私奉献有文化,现在是高贵冷艳装逼犯。

我引经据典,之前是博学多才有文化,现在是高贵冷艳装逼犯。

我怼脑残粉,之前是舌灿莲花有文化,现在是高贵冷艳装逼犯。

 

反正,我“文艺淑女”的人设崩了。无论我做什么,都是高贵冷艳装逼犯。

 

然而,我什么时候自诩“文艺淑女”了?我说过吗?

 

从来没有的。

 

所谓的“人设”,其实从来都不存在。

 

网络上的我,并不完全等同于现实中的我。大家想象中的我,并不等同于真实的我。一天有24个小时,我只有1个小时在玩社交网站,写点东西。剩下的23个小时,我在做什么,大家并不了解。

 

大家想象中的我——文艺淑女,温柔随和。

现实生活中的我——大部分时间文艺淑女,温柔随和,偶尔也会尖酸刻薄,高贵冷艳。

黑子眼中的我——尖酸刻薄,高贵冷艳。

 

有粉丝脱粉回踩,骂我道:“本以为你是个有素质的文化人,没想到是个没素质的装逼犯,我算是看穿了你的画皮,臭傻逼!”


二元对立的观念,其实是一种根深蒂固的偏见。因为世界上除了黑白,还有其他颜色,介于黑白之间的灰色地带,也有很多。

 

温柔随和与尖酸刻薄,并非完全对立。人性都是复杂的,哪有绝对的好人和绝对的坏人?大多数普通人,没那么好,也没那么坏。我在好人面前温柔随和,在坏人面前尖酸刻薄,这不是很正常的吗?

 

同样的道理,代入公众人物。

 

粉丝眼中的他——光芒璀璨的大明星。

现实生活的他——平平凡凡的普通人。

黑子眼中的他——高贵冷艳的装逼犯。

 

一千个读者心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别人心中的哈姆雷特,跟你心中的不一样,很正常。除了哈姆雷特本人,没有人真正了解他。

 

 

2.

一个男人,被一个恶毒的女人辱骂,气昏了头,骂道:“女人都是贱货!”

 

那个恶毒的女人辱骂他的事情,大家是看不见的,只看见他辱骂女人都是贱货,于是,群起而攻之,一面倒地嘲讽他直男癌,歧视女性,傻逼智障!

 

于是乎,平日里,他孝敬母亲,关爱妻子,疼爱女儿,是个好儿子、好丈夫、好父亲,温柔顾家,有责任感,全都是不存在的,都成了他装逼的“人设”。

 

仅仅是因为一句气话,好男人的“人设”崩得摧枯拉朽。一夜之间,他从万众瞩目的人气偶像,变成了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受尽世人的唾骂与冷眼。

 

好似跌落神坛,狼狈不堪。然而这神坛,他是从来都不曾上去过的。

 

他委屈,他愤怒,他失落,他心寒。咀嚼着人情冷暖,百感交集。

 

然而,因为他的“人设”崩了,他所做的任何事情,都有了一个预设立场,那就是,“装逼”。仿佛他自打离了娘胎,勤勤恳恳,认认真真,所有的所有,一切的一切,都只是为了“装逼”。他怒怼傻逼,“装逼”;他发言澄清,“装逼”;他委屈失落,“装逼”;他伤心落泪,那更是“装逼”没跑了。一个大男人哭哭啼啼,像个娘们儿似的,不是“装逼”是什么?

 

总之,他说话是错,沉默是错,吃饭是错,睡觉是错,就连呼吸都是错的,因为浪费了地球上的氧气资源。——说这话的人真是好生“幽默”,好像自己的鼻孔只是摆设。

 


3.

傲慢与偏见,理智与情感,人类的永恒难题。外国的上帝也好,中国的女娲也好,都太懒惰,造人的时候,都用着同一个模具。所以古今中外的人性,都有着相同的纹理。

 

“太阳底下,无新鲜事。”逻辑学家早就看穿了一切,这种预设立场的行为,是人格人身攻击中的一种典型形式——井里投毒(poisoning the well)。意思是说,在别人开口之前,就污蔑他是骗子,那么他讲的每一句话,就都成了谎话。这种集中精力攻击一个人诚信品格的行为,是彻头彻尾的逻辑学谬误,然而,却是派系斗争中屡试不爽的灵丹妙药。(注①)

 

人际交往中,除了刻意的指责,还有无心的偏见。

 

除了近视眼镜,老花镜,平光眼镜,每个人还有一副“有色眼镜”。有的人是红色,有的人是绿色,总之,因为有色眼镜的存在,世间一切斑斓色彩,都成了深浅浓淡的同色系。

 

“那朵花是红色的。”

“屁话!分明是绿色的!”

“你个智障,明明是是金黄色的!”

…………

 

鸡同鸭讲,指鹿为马,其实是同一种无奈的“巴别塔悖论”。

 

世间的事情,往往是错综复杂,盘根错节的,上得了台面的事情,从来都是“冰山一角”,隐约幽微的真相,往往潜藏在冰川之下。

 

所以,冰川之下,多点宽容。用人间的善意,去温暖这个世界的凉薄。

 

————————————

注①:谷振诣,刘壮虎:《批判性思维教程》,北京大学出版社,2006年9月第1版,第123页。

 

 

参考文献:

 

1.谷振诣,刘壮虎《批判性思维教程》

2.杜国平《普通逻辑》

3.金岳霖《逻辑学》


评论
热度 ( 9 )
  1. 天青色-河山踏遍,双king并肩顾清辞Kai 转载了此文字
    不明白能为自己写出这样一篇声声泣血的鸣冤之辞的这位姑娘,曾经是怎样写出那样一篇字字如刀的诛心之论。 ...

© 天青色-河山踏遍,双king并肩 | Powered by LOFTER